拒绝拖欠农民工工资 司法调解化矛盾

timg.jpg

春节将至,在外打工的农民工们都期待早点拿到工资高高兴兴过年,但有的时候他们的这个愿望却无法实现。合肥市法院瑶海区法庭月初收到的十一起案件就是这样的追索劳动报酬纠纷案。来自安徽、湖北、四川等地的十一名农民工,在2016年至2017年期间在当事人李大壮的召集下在浙江某公司工地工作。该公司工地完工后,由于农民工们与李大壮皆对结算工钱有异议,双方一直无法达成协议,致使十一位农民工的劳动报酬迟迟未拿到手。为追索劳动报酬,他们将承包人李大壮与工程发包方浙江某公司诉至瑶海区法庭。考虑到这十一起案件的被告相同,原告情况相似,如果逐案审理费时费力,短期也很难执行到位,农民工们将无法在年前拿到工钱,因此法官决定合并进行庭前调解,尽早了结纠纷。

1月16日一大早,瑶海区法庭的院子就喧闹了起来。当事人双方共16人在法官的召集下来到法庭参与调解,将调解室挤得满满当当。

调解一开始,双方当事人互不相让、各执己见,对对方出具的证据都不予认可,局面一度僵持不下。

原告代理律师:“原告方和被告方都各出具了一份工资表。现在各位原告对于被告出具的工资表有异议。这两份工资表的内容出入一时难以甄别,麻烦法官您仔细核查。”

李大壮:“我已经向当时为我带班的吴乙支付了三十余万元,剩下未结的工钱并没有原告主张的那么多!”

浙江某公司诉讼代理人提出抗辩:“我公司已将工程款付清,拖欠工资责任在于李大壮。而且我公司只认可李大壮的这个工资表的准确性。我们也有证据,公司的施工日记都有记录。”

一直到中午十二点调解仍旧毫无进展。看着双方情绪越来越激动,短时间内无法促成双方协商一致,同时十一位农民工之间对于调解诉求也未达成共识,法官建议大家先休息一小时,趁着吃饭时当事人双方都仔细想好自己的诉求,再行调解。

下午一点,调解工作继续进行。

经过中午的讨论,原告代理律师表示马上临近过年了,如果在过年前就可以拿到工钱,农民工兄弟们愿意做出让步,将诉讼标的的钱款总额适当减少。但此时虽然原告方主动做出了让步,但李大壮及浙江公司仍旧不松口,试图要中止调解。

看到这个场面,法官针对李大壮及该公司展开攻心战。“农民工挣的是辛苦钱,工地也多亏了他们的建设”,“这些年你作为工头也是靠着他们的双手为你挣钱呀”,“现在国家要求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法庭开展这次调解不光是为了农民工兄弟,也是为了让你们早日解除保全使公司生产经营恢复正常呐”,“只要你们支付的劳动报酬一到位,法院会立即为你们解除保全”。这一番话打动了李大壮及公司,调解才又进行了下去。

法官重新对当事人双方工资单据进行了仔细梳理,耐心计算出双方诉求的差额后,通过协调,双方对金额认定基本达成一致。接着,法官又为两位被告释法说理,耐心疏导,规劝李大壮同意在月底前付清款项。晚上6点多时,当事人双方终于达成调解协议,结束了这场长达七小时的拉锯战。十一位农民工们将在年前如愿拿到自己的劳动报酬。

“法官,太麻烦你们了。”临走前,当事人握着法官的手感谢道,“让你们忙了一天,天黑还没下班,真是不好意思。”“没事,只要事情解决了,我们这一天就花得有价值!”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合律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评论